Rainmakerrr

总之是个很懒的人,偶尔摸鱼,偶尔写文。

「叶脉」01

阅前简介

•可能OOC,私设异常多。

•红茶穿越了,有记忆混乱,对凯尔特神话有篡改并且不考据。

•作者很懒、手速很慢、手机码文,应该不会坑。总之请多包涵。

•真·亲妈 绝对不写BE

•最后,文笔渣。


以上都能接受

预祝阅读愉快^^












       
       黑暗。

       冷。

       被这些笼罩拥抱的Emiya不知道自己还需要忍受多久,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亦想不起来自己在这儿的原因。
       他本应该回到自己英灵座。

      「大概…结束了吧?」

      「啊啊,终于能休息了。」

       银发的男人这么想着,然后他似乎困倦极了,那双好看的灰眼睛便缓缓地阖起,一直紧抿的唇在最后划出了安详的笑意。 

       「安心了啊。」




        再一次醒来的Emiya是被刺目的阳光所扰醒的,困意仍侵袭着他,但是被岩石的棱角硌得生疼的背脊和干的像要着起火来的喉咙,都阻止了男人想要继续睡的愿望。
       「等等…疼?渴?!」
        岩石上的男人突然惊坐起身,像是要确认什么一般,将双手举到目前握紧,指甲被用力地刻进手掌,痛觉则迅速地传达到脑,魔术回路被轻易地打开并且畅通无阻,令人生疑的是体内魔力的储存量。
       Emiya暂时只能确定,现在的他可能是肉体的状态,也仅此而已。
       在大致解自身的情况后,英灵抬起了头,观察起周围的环境,陌生,这是Emiya给出的唯一评价,在这里他甚至无法感觉到阿赖耶的魔力。
       疑惑的英灵站了起来,他的目能所及之处皆被绿色所覆盖,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向远处延伸直到天空的尽头才留下一条细浅的光线。
       显然,这里并不是他的英灵座,而他也没有接收到阿赖耶的任务指示。
        Emiya感觉自己一头雾水,他不明白自己被受肉、给予了一定魔力储存并出现在这个陌生地点的原因是什么。
        从醒来就满身不适并陷入疑惑的英灵正专注着自己的事,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来自远处的视线。
       而远处的库丘林压低了身体,将茂盛的绿草作为掩体,红色的蛇瞳正透过草与草间的缝隙观察着那个衣着怪异的异邦人,即使那个男人所在的岩石在他危险范围之外,但仍让库丘林感觉到了危险。
       最早发现那具‘尸体’是在四天之前的傍晚,当时库丘林正在做一天之中最后一次的巡逻。他拿着一杆木枪,嘴里哼着不太着调的曲儿,步伐懒散地东张西望。这项任务对他来说称得上是无聊之至,毕竟在这儿,再没人有胆敢来冒犯他,正当青年如此感慨的时候,风的轻语不慎落入了半神的耳朵,他听见它们说在库兰领地的东边出现了一个怪人。
        这对库丘林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年轻的半神渴望战斗,过久的沉寂于无聊之中几乎快要让他的身体生出锈迹。
       但他很快就感觉到了失望。当他满怀雀跃来到东边的时候,他根本没见到人影,更别说怪人了。
       “啧。在骗人吗?还真是不靠谱的风。”库丘林扭着眉头,低声地埋怨了几句便想要转身离去,与此同时风拂起了半神蓝色的长发,喧嚣的风声指向了不远处的岩石。
       半神蹙起眉,开阖双唇撂下威胁的话语:“再骗我的话,即使是风神,老子也不会放过你!” 库丘林按耐着不耐烦的心绪,对战斗的渴望还是促使他转过头看向了风所指的方向。这次风并没有欺骗隐怒的半神,不远处的岩石上的确有一个人的形状,库丘林大致能看得到那个人穿着非常特别的服饰,还有一头故事里神明才有的独特发色。
        然而岩石上的人影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在着什么,发现了怪人的库丘林倒也不再显得焦躁。他跃跃欲试,无奈于他曾向库兰许诺将代替那条猎犬保护他,同时也与库兰约定只攻击进入他领地的不速之客并不被允许擅自离开库兰的领地,现在那个怪人并没有进入到他的战斗区域而他亦无法主动出击,渴战的半神像只锁定了猎物的狼,尽可能小心地掩藏起自己的身影,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他的猎物犯下致命的错误。
       日月升降,时间在不断的流逝,狼仍耐心地观察着他中意的猎物。
       第一天,岩石上的人没有动作,连进食和解决自己生理需求的行动都没有。库丘林暗暗嘲笑。

       「就让我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第二天,岩石上的人依然没有动作。
        这让库丘林不禁有些赞许那个怪人的耐力。
        直到第三天,岩石上的人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库丘林不认为有人能三天完全不食不饮,除了死人。
      他懊恼于自己将时间与精力浪费在一具怪异的尸体上,库丘林离开了,那天他多猎了几只丛林野兽以此发泄自己怒气同时也用美味的肉犒劳了自己一番。
       不过库丘林在第四日巡逻出发现了异状,也就是今天,他惊讶地发现那具被他所认定为尸体的人动了,甚至站起来了,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尸体的所作所为也推翻了半神的想法,证明了他的错误,同时也引起了半神被戏弄的怒火。
       库丘林自认自己掩藏得相当不错,他正筹划着该如何教训那个胆敢戏弄他的人,只是片刻分心就令半神感到了一阵怪异的颤栗,他猛得抬起头,库丘林有一种感觉,自己对上了岩石上那个男人的视线。
       一瞬间的恐惧让他不可置信地甩了甩头,他试图安慰自己,在距离如此远又有遮蔽物的情况下,那个男人不可能发现他,这是错觉。
       本陷入沉思的Emiya感觉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杀意,于是他抬起眼,向杀意的源头看去,意料之内,那边的草丛之下有人。
       他承认那边的人有不错的隐藏技巧,但还是太嫩了点,连基本的杀意控制都没做好,就像一只鲁莽的幼兽。不过Emiya奇怪的是这具肉体做了什么才引来了危险的猛兽,当然他并不认为原因会是自己。
       这具肉体毋庸置疑十分强壮,即使是在如此饥饿的情况下仍能为他提供思考的气力,Emiya明白,他的当务之急是尽快为自己补充水分,方才的观察让他确定自己正身处草原,水源通常会在更远一些的地方,如果选择啃食草根,他不能保证自己能将如此茂盛的草拔出后能得到对等的水分。不断消耗的体能容不下那么长时间的消耗。那双锐利的眼睛不难让他发现那个青年身上携带着的水袋,权衡片刻后,银发的英灵决定涉险,以最快的方法得到能活下去的水。
       库丘林没有料到那个奇怪异邦人竟毫无征兆地朝着自己所处的位置走来,距离在不断地缩短,此刻他能够断定自己确实被对方发现了,那么躲藏已经不再具有用处,所以库丘林站了起来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握着木枪的手愈发收紧。
       他确定这个异邦人很危险,仅是一眼就能发现他的位置,在四天的不吃不喝下仍能够行动,面对危险也不露胆怯,库丘林赞赏他,同时也明白对方是需要自己竭力一战的对手。
       Emiya本打算通过比较友好的方式来喝点水,不过那只幼兽似乎并不那么打算,随着自己的不断接近他能够明确感受到对方在为战斗蓄力,从青年身上不断散发出的战意和杀气他都完完全全地接收到了。

        「还真是麻烦啊。」

        英灵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番,随后他便将注意力完全放在眼前的野兽身上,照理来说作为英灵即使拥有了肉体也不会因此变弱,他根本用不着对一个人类如此警惕,可是眼前的人偏偏让他有一种熟悉的危险感,促使他小心地防备起一切可能发生的变数。
       库丘林一直在等待,等着那个异邦人步入陷阱,仅差一步之遥的时候银发男人停下了,半神眯了眯血瞳,那个异邦人的敏锐他见识过,所以警戒被瞬间拉响。

       「这家伙…该不会是发现老子的计划了吧?!」
       
       脱水和饥饿带起一阵眩晕感,Emiya不得不停下脚步来休整自己的状态,身体的状况糟透了,理智给他下了决断,解决战斗,越快越好。
        半神的目光始终锁定在自己的猎物身上,幸好银发男人的表现并非像是发现了自己的计划,在暗松一口气的同时他又紧张期待起来,看着银发男人抬起脚,而后越过线。那一瞬间,库丘林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咆哮,蓄满力的身体像箭矢一般冲出,单手执枪,屈起手肘。
       仿佛化作一匹蓝色的狼在草原上疾驰,野兽致命的獠牙正露出了尖儿。
       Emiya并没有动,双眸平静的看着青年的行动,库丘林的木枪直指男人的胸口,一记穿刺,动作利落,但是血却没有如他预想一般喷涌而出,他睁大了眼睛,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考試居然还不忘摸魚,我一定唐羅中毒太深。pwp